本色视频无限观看

admin
2021年4月30日

经过了十个小时的飞行以后,方林岩他们终于降落在了一处秘密机场上。

可以见到机场附近十分荒凉,几乎没有任何的植物,只有干燥的石头和砂砾,还有贴地生长的苔藓之类的,可以见到飞机落地时候的风卷起一阵阵尘埃,直接将候机楼的破烂窗户都洒得啪啪响。

在这里他们又重新换乘上一架只能载客大概不到二十个人的破旧螺旋桨小飞机。

从机舱里面破烂的海绵垫子座椅,还有被抓出了晶光透亮的扶手上就能看出来,这架飞机应该是上了岁数的老人家了,方林岩很怀疑这玩意儿的年龄估计比自己要大个两三倍。

关键是驾驶员在起飞之前,还兴致勃勃的从怀中掏出了一只不锈钢小酒壶来了一口,然后才吹了一声口哨,兴奋的点火起飞。

而在刚刚起飞的时候方林岩就捏了一把汗,因为此时恰好吹来了一阵横风,竟将整个小飞机的机身都吹得偏斜了开去。

这么说吧,歪斜的飞机机翼估计距离下面的一块高耸岩石就只差五六米而已,相信在座的所有人在死死抓住扶手的同时,脊背上都是冒出了冷汗来。

唯一淡然的就是那个大胡子驾驶员了,哈哈大笑着又灌了一口酒,兴奋的将飞机拉了起来,然后消失在了半空当中。

在半空当中可以见到,下方的地势非常险要,可以用穷山恶水来形容,只有隐约能见到一条仿佛黄蛇的道路穿行在群山之间,蜿蜒隐没在灰色的光秃秃岩石中,随处都可能出现塌方。

这样的地势地貌,方林岩觉得自己应该是来到了帕米尔高原一带。

经过了一个小时左右的飞行以后,这架飞机便着陆了,着陆的区域乃是在一处深邃的大峡谷当中,降落的时候再次让乘客体验了一把提心吊胆的感觉,唯一的好处就是落地之时非常具有隐蔽性。

可以见到,降落点这里已经停有几辆看起来破破烂烂的越野车,他们这群人就直接跳了上去,引擎开始发出轰鸣声,最后在天色将要彻底黑透的时候,将他们成功送到了一座叫做桑多尔的小镇上。

唯美极致氧气女神私房写真

方林岩也有仔细的观察沿途的环境,发觉实在是相当荒凉,天地之间仿佛都是灰蒙蒙的,哪怕是路边的灌木上都蒙着一层晦暗无光的尘土,而这座小镇看起来规模还挺大的,或许是因为风沙很大外加天色暗淡的缘故,在外面走动的人很少。

根据方林岩的判断,这座小镇应该是那种典型的资源型聚集地,附近应该曾经被勘察出来了储量丰富的矿藏,然后引来了大量的人进行开采,围绕这些人开始发展衣食住行等等经济,形成一种虚假的繁荣。

但当资源枯竭之后,曾经的繁华便随风而去,重新恢复到了死寂的状态。

透过车窗,方林岩忽然看到了旁边的一处厂房墙壁上赫然有着象征辐射的明显标志,顿时心中一凛,大致知道了这里的情况比自己想象的更复杂了。

很快的,车辆便停下来拐入到了一处宽大的仓库当中,此处已经有先到的达克兰公司的人在负责接待,分配住处,算是达克兰公司在这里建设的临时据点了。

颠簸了一天的方林岩咕嘟咕嘟的喝了几口水,就迫不及待的在旁边的床铺上躺了下去,伸了个懒腰,只觉得浑身上下的骨头骨节都在咔吧咔吧作响,酸痛和疲乏一起涌上,很快的就沉沉睡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方林岩在朦胧当中突然听到了旁边有两个人讲话:

“石田君?这里真的之前是铀矿开采基地吗?”

“是的,达沙先生,不过这里的情况比较复杂,在铀矿开采的同时,又发现了具有很高开采价值的银矿。直接就被军事管控了圈起来,所以这桑多尔小镇在地图上根本就没有被标记出来。”

“并且这个区域十分混乱,直到当时的苏联扶植的势力进入才算是建立起来了基本的规则,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起,陆续开采了三十多年,终于开采殆尽,这里重新变得荒芜而贫瘠,估计要不了几十年就会彻底消失在风沙中。”

“不过,七年前新发明的更先进的提炼和开采技术被公布了出来,这里的废矿区忽然就有了价值。”

“一支叫做弯刀的武装力量开始进驻这里,开始重新对此地进行开采,据说还用更高端的技术发现了新的矿脉。弯刀也只是被表面上推出来的傀儡而已,其背后的势力却是北极熊。”

“只是根据记载,貌似对银矿的开发只是个幌子,真正吸引人前来的还是铀矿,在现在的黑市上,铀的价格可是黄金的十九倍。这样可观的利润,当然会有人铤而走险。”

“噢,石田君,你说当年的维罗妮卡秘密实验室建立在这里,是不是也是因为冲着这里矿产资源来的?”

“达沙先生,我只能说不排除这个可能……..”

听到了这里,方林岩觉得口渴难耐,于是便轻声咳嗽了一声坐了起来,旁边的两人立即不说话了。

方林岩走出去找了点水喝,然后就被德尔托叫到了旁边的办公室里面去,这办公室当中有好几个人了,里面已经是烟雾缭绕,当中的人被熏得和红眼睛兔子似的,正中的方桌上摆着一张发黄的地图。

德尔托首先眯缝着眼睛道:

“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我们的最新一支援兵已经由塔纳带队,将会在一个半小时后抵达。”

“坏消息是,在短时间内,塔纳的人就是我们能获得的最后一支援军。”

听到了这个消息,方林岩吃了一惊道:

“塔纳?他不是在袭击当中丧生了吗?”

德尔托摇摇头道:

“最初的时候我们也是这样认为的,不过我们见面以后,塔纳就直接离开了基地去接收另外一份有价值的样本了,所以逃过一劫。”

方林岩回忆了一下,确定自己最后一次见到塔纳的时候,是自己要求补给,然后塔纳当时让艾森给自己补充最好的,听他的口气确实是要离开的样子。

却听德尔托继续道:

“我们有可能发现维罗妮卡实验室的消息已经被一名商业间谍窃取,然后泄露了出去,好在我们占据了先机,所以能够借用空中力量飞过来。”

“这一次集团下了血本,从半个小时之前开始,方圆数百公里内的空域都已经被公司借助国家力量锁死,持续时间为24小时。”

“所以直接所以其余的势力就算能派人手赶过来,都只能走当年运送矿石出去的那条临时公路。”

“而那条路本来就年久失修,我们的人还在进行破坏,因此我们大概有三十个小时不会受到干扰。”

然后德尔托指向了旁边的地图:

“这是我们刚刚找到的小镇的原地图,大概是被分成了三大区域:贸易区,军营和精炼厂。”

“贸易区是让矿工和武装力量们买醉的地方,那里现在还开业的有两家酒馆和一处妓院,一个赌场,同时,因为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什么都不产,连喝的水都是苦的,所以生活物资和补给品也都是先集中在贸易区,然后配给下去。”

“精炼厂是一个被严格管控起来的区域,在这里会将开采出来的矿石进行粗加工,然后运送出去,这里被列为军事禁区,到处都有骷髅头的警示标志,甚至会刻意放置一些被射杀的尸体在周围,警告那些想要铤而走险的人。

“军营则是本地的武装力量驻扎的地方,听说就修筑在矿坑的入口,戒备森严,不过这和我们没什么关系,维罗妮卡实验室的遗址距离这里的直线距离都还有足足六十公里。”

“只是这里乃是地震活跃地带,迄今为止已经遭受了一次强震和多次余震,地形地貌改变明显,所以过往的地图都不能用,必须要找人带路才能过去……”

这时候,忽然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正是之前和方林岩同处一室的石田,他脸色很是难看的走了过来,对着德尔托低声说了几句话,德尔托立即脸色大变道:

“什么?竟然有这样的事!”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最后目光停留在了方林岩的脸上,然后道:

“温奇,现在事态紧急,我抽不开身,所以有一件事情要交给你去做。”

方林岩点点头,很干脆的道:

“交给我。”

德尔托道:

“距离我们这里五公里左右,有一处线路管控室,有武装力量守护。给你十个人,在一小时内占领那里,然后破译内部的密码,你能不能做到?”

方林岩知道现在不是藏拙的时候:

“两个人,四十分钟!三万美元现金!”

德尔托深深看了方林岩一眼,点点头道:

“好!石田给他。”

方林岩走出门去,就在石田那里领了三万美元的现金,然后走出门去然后点了两个人跟随自己,其中一人叫做考尔,另外一人叫做利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