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火山版

admin
2021年5月1日

今晚是个多变的夜晚。

没有人能够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就像没人知晓这里会有生龙潭。

没人知晓李休和梁小刀会半路闯进来,没人知晓生龙潭会生出龙灵照耀方圆数千里从而吸引了三位游野大妖。

没人知晓李休竟敢从三位大妖当中虎口夺食,也没人知晓这三位站在了游野巅峰的足以横行绿海的大妖合力之下竟然会被一只手拍死。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接连反转的太快,让人目不暇接,似乎就连思维都无法跟得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坐在他肩膀上的那只看起来人畜无害甚至有些胖的可爱的小浣熊身上。

就在刚刚那一瞬间,这只浣熊抬手碾死了那三只四境大妖,用碾死来形容很是恰当,因为那只手势不可挡,那三位大妖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甚至就连声音都没有发出便被拍成了肉泥。

那是五境熊灵。

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件事,不由得面色泛起青白,不少天养灵更是直接瘫倒在了地上,神情恍惚。

牛首人身的大妖面庞有些抽搐,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了眨,跟着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双手贴在地面表示尊敬。

荒州修士们尽皆沉默,低头不语,身体都在轻微颤抖着,心中满是后怕,同时暗暗责骂自己愚蠢,既然明知道那是地位无比尊贵的唐国世子又怎会猜测不到他的身侧会有强者跟随?

遥远处那只猴妖还在扣着头,从始至终都不曾停歇过,青草已经弯曲贴在了地面上,他用力的磕着地面,额前甚至染上了一抹血迹,意识都开始逐渐模糊了起来,但却不敢停下。

初冬清爽秀

李休看着莫云霄。

莫云霄身子僵在原地,如坠冰窖一般面色瞬间惨白无比。

抱剑的双臂有些不自然的放了下来,心头大惊。

即便他是圣宗五长老的外孙,平日里风光无限但身入绿海寻找机缘却也没有五境宗师跟随在侧。

李休还在看着他。

他的面色变得有些难看,有心想要强硬一些却根本无法鼓足勇气,只能强撑着问道:“你要做什么?”

梁小刀呵呵一笑,拍了拍大黑马的肚皮,挑眉道:“怎么?刚才不是挺豪横的吗?现在我倒是好奇死到临头的是你,还是我们?”

莫云霄铁青着脸,没有说话。

梁小刀却是不肯放过,继续道:“莫公子刚刚不是还在说审时度势?恕我眼拙有些看不清场中形势,不然还是请莫公子一展慧眼,帮我分析分析?”

莫云霄还是没有说话,脸色逐渐有些通红。

梁小刀见状叹了口气,无奈道:“看来在下是没有这个福分倾听莫公子的高见了。”

荒州修士低着头不敢说话。

那十几位圣宗弟子面色难看,却也不曾开口。

莫云霄深吸一口气,终于是不在沉默,讥笑道:“也就只会靠着五境熊灵来逞能,你这唐国世子的名头说到底就只是个名头。”

李休的目光仍旧放在他的脸上,没有移动。

莫云霄脸上的笑容僵住,随后一点点的收敛,但却还是能够清晰无比的感受到那到目光的注视,于是那张脸变得更加难看,面庞甚至隐隐有些扭曲起来,他偏头怒视着李休,有些歇斯底里的喊道:“你到底打算做什么?”

他以为李休会杀他。

而李休也的确应该杀了他。

但这只是简单的一次冲突,没什么太大的影响,何况李休的心情还不错,自然也没什么要杀人的想法,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到底还是不如罗浮渊。”

莫云霄愣了一瞬,随后扭曲的面容逐渐变得有些疯狂。

身后的那些荒州修士目光闪动了起来,他们听说过这位唐国世子曾与罗浮渊交过手,现在又和莫云霄也交过手,那么他的评价肯定是最正确不过的。

“你再说一次?”

他握住了手中的剑,目光阴冷的盯着李休的面容,眼中逐渐凝聚出一点杀机。

并不加以掩饰,森然杀机透体而出,他摆明了就是要分个生死。

莫云霄自小便和罗浮渊是死对头,二人也始终齐头并进,现在李休却说他不如他,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不小的打击,甚至算得上侮辱。

愤怒在这一刻战胜了恐惧和理智。

而这次李休却收回了目光,并未在理会他。

不如就是不如,无论你手中的剑握得有多紧,无论你心中的怒火是否足以燃烧苍穹,那都没有任何作用。

不如就是不如。

他这幅模样应该可以叫做无视,也可以叫做漠视。

但无论是无视还是漠视都是最让容易让人生气和愤怒的举动,即便是结结实实的挨上一顿胖揍似乎也不如前两者来的憋屈。

莫云霄急促的呼吸着,身周剑气四溢,极为紊乱的切割着地面和四周。

草屑飞扬乱舞。

地面上火焰燃尽的草木泥灰漫天飞扬。

梁小刀撇了撇嘴,小声道:“无能狂怒。”

身后的唐国修士因为离得较近,不小心听到了他的喃喃自语,下意识的脱口问道:“无能狂怒?啥意思?”

梁小刀想了想,解释道:“意思就是你明明没有什么本事,却非要拿着剑,持着刀做出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出来,看起来似乎随时都会爆发来一回合生死大战,实则却是动都不敢动,无能的很,只能站在原地呜哇乱叫,是为无能狂怒。”

那些缓缓从地面起身的绿海妖灵听到了这些话,腿软的动作停顿了一瞬,竟是觉得有些道理。

身后的唐国修士们点了点头,恍然大悟,然后纷纷对着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说了声不愧是梁小将军,慧眼如炬,见解独到。

莫云霄口中的怒吼刚刚吼出便憋了回去,大口的喘着粗气,面色酱紫,然后一口鲜血喷出仰头倒了下去。

梁小刀楞了一下,喃喃道:“不仅不能,气量还不大。”

身后的唐国修士嘴角抽搐了一下。

李休没有搭理,融进体内的生龙潭灵并未四散行走,而是尽数被不化骨吸引到了一起,然后一点点的融入到了不化骨当中。

不化骨散发着柔光显得有些晶莹,而后这些晶莹开始蔓延了全身上下的每一处骨头。

拥有了生龙潭灵之后,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处骨骼,似乎都在缓缓地朝着不化骨所转换,可以想象一旦浑身上下尽数转换完成,会有多么可怕。

而此时黑夜开始隐没,绿海尽头,地平线之上升起了一抹光亮。

太阳露出了草尖。

而伴随太阳一同升起的还有一束雷光,正飞速的朝着此地赶来。

转瞬及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