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app下载瓜视频

admin
2021年4月23日

“稳健派……”

张清元低声呢喃,目光幽深。

当年的那一场冲突之后,似乎其中就有稳健派的顺水推舟,自己被“流放”南海镇守十年就有他们的痕迹。

虽然说这算不得什么惩罚,只是例行的压制磨砺。

而且到达南海之后,不仅没有遭遇多大的坏处,反而因为自己在那里得到了诸多的机缘,一举在短短的十年时间之内接连突破,达到了今日的这般地步。

这晋升速度简直骇人听闻。

而且还因为身处南海,避开了两宗大战的最激烈阶段,除了一次搜查奸细的任务之外根本没有上过前线。

意外从和瀚海宗的大战之中脱身。

算得上是因祸得福。

但即便是如此,张清元也都没有太多的感恩戴德之心。

不管后来遇到了什么。

当初这件事那些稳健派的家伙原本的目的就是为了“磨砺”和“压制”自己的修行,那就足够了。

安静的美丽女子

宗门允许稳健派的弟子压制磨砺新入内门的弟子。

但也同时允许新晋内门弟子在修为大进之后,向当年曾经欺压过他们的老弟子进行报复。

这就是宗门的公平。

在南海得到大机缘的张清元,内心之中也不会产生多大的怨恨,不过此事既然已经修为大进回归,他也不至于给宗门的稳健派一些“回报”。

毕竟,

这样的对立磨砺,对稳健派提升也同样有好处。

只要不过线,宗门高层也不会太过偏袒那一方。

良性竞争。

这不正是宗门高层所希望的么?

望着广场上大放厥词,从旁人口中得知算得上是稳健派一系人物的于绍京,张清元微微眯起了眼睛。

“老,老爷?”

就在这时,张清元身旁忽然传来了一个略显熟悉,不过已经成熟了不少的声音。

目光望去。

只见不远处胡俊山望着张清元,面容有些愣神。

“俊山,是你啊,如今你也是宗门的内门弟子,就不用称呼我什么老爷了,直接叫师兄吧。”

张清元和善地笑了笑,点了点头。

“但是,老爷……”

胡俊山结结巴巴,可他话音还没落,却是直接被张清元伸手止住了话。

“说了不要叫我老爷,叫师兄!”

“是,师兄……”

看着胡俊山那已经略显成熟,但依旧有些憨厚的模样,张清元微微叹了一口气。

不过他并不知道的是,

其实过去了十多年的时间,胡俊山也已经成长了很多,否则的话也不可能一步步修行进入内门,并且修为还提升到了半步真元境。

此时的胡俊山,已经是当年青山镇胡家修为最高,整个家族最为敬重的人物。

之所以表现这般,

不过是突然遇到时隔多年的张清元,下意识地回归到了当年被张清元领入修行宗门,被张清元震撼时候的心境罢了。

“时光再荏,没想到俊山你也达到了这个地步,成为了宗门的内门弟子了啊,你父亲还好吧?”

当年胡俊山父亲是以胡俊山是家族子弟的名义让张清元带走的。

后来他也从胡俊山口中得知他真正的身份,一个不受宠的小妾生的胡家族长儿子,不过对此那时候张清元也没多在意。

多少不过是一场交易,胡俊山身份是不是族长儿子也没多大关系。

“父亲近年来苍老了很多,不过心情倒是还蛮好,已经卸下了族长之位,交给了大哥……”

胡俊山沉默了一下,出声道。

胡家族长心情自然是很好的。

他当年决定做了一个投资,根本没有想到这日后的回报竟是如此之大!

内门弟子,半步真元啊!

要知道胡家祖上出过的修为最高的胡家族人,也不过是灵元八重罢了,不过是一个外门弟子的名分,与内门的那个地位有着天堑一般的差距。

他完全没有想到,当年的交好之举,竟是让自家孩子达到了今日的这种地步!

真元有望!

只要日后胡俊山晋升真元,他们胡家家族将会一举完成家族阶层的跃升,达到他以往想都不敢想的层次。

一想到当年的英明决定,胡家族长几乎是睡觉都要笑醒。

“这一切都多得老……师兄当年的指点,父亲在这之前,还一直念叨盯住我,如果遇见,一定要好好感谢一番,努力还清这个恩情。”

胡俊山诚恳地道。

他说的也是事实。

当年张清元修为虽然不高,但是由于熟练度面板的缘故,对于功法,术法,武技,以及修士修行有着超乎寻常真元境修士的理解。

别的真元境只是按部就班,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地修行。

但张清元已经是渐渐走上了修行道路的本质。

在他的教导之下,胡俊山尽管一开始没有多听懂,修行速度相对来说不是很快,但他很努力地将其中的东西都是记了下来。

直到进入外门修炼的那六七年岁月之中,昔年张清元的指点逐渐随着他修为的提升明悟清晰。

再加上他得到的某个秘密的帮助,方才在没有什么人的关照之下,一步步达到了今日的地步。

在这其中,

张清元的指点发挥出了极大的作用。

对此,胡俊山也是极为的清楚,是以对张清元当年的指点是充满真心实意的感谢。

“不用谢我,你能够走到今日多是你自己之功,更何况当年我接了你父亲的报酬,那自然是要履行教导你的义务。”

“要感谢就感谢你自己吧,若不是你刻苦修行,就算我教的再好,又怎能有今日的成就?”

张清元摇摇头。

并没有太多的居功之意。

“先这样吧,本来多年未见,咱们应该好好谈上一场才是,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这是我的传讯符,有空你再持他来找我,说说话也行。”

张清元将一枚符箓交给胡俊山。

拍了拍他的肩膀。

而后在他有些诧异的目光之中,一步跨出,身形如同一条幻影,在所有人眼前一花,就倏然出现在了场中半跪在地上的赵元阳身旁。

一道清朗的声音朝着四周传开。

声音不大,但却将四周的谈论话语都是压了下去。

“元阳兄,难怪你今日爽约,原来是被这等欺软怕硬的鼠辈缠上,回去之后你可得给我好好准备一顿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