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av片菠萝蜜

admin
2021年4月23日

围棋之中复盘的说法,说白了便是回顾和总结。

李玄都喜欢在行事之前思虑再三,而不喜欢在事后复盘,除非是事情变化出乎他的意料太多,就像今日之事。

因为此地就要彻底坍塌的缘故,本想探一探另外三条神道通向何处的李玄都只能暂且放弃这个念头,在澹台云离去之后,他也往外行去,同时将这次唐家之行做了一个简单的回顾和总结。

“首先,草原上的战事还没有完结,但进入了僵持阶段,短时间内谁也奈何不得谁。不必过于担心金帐会影响到中原的局势。”

“其次,作为拔都汗和伊里汗的背后支持者,地师徐无鬼和圣君澹台云已经先后秘密返回中原。双方都选择了隐藏行踪。地师似乎曾经来过白帝陵,唐家人是否知情,尚不可知。澹台云似乎知道地师此行目的,所以澹台云出现在中州并选择隐藏在我的身边,并非是巧合,而是她有意为之。综上两点,是否可以理解为地师的图谋与我有关,而澹台云其实是把我当成了一个诱饵?”

“再次,假设唐家并未与地师合谋,所作所为都是出自本心。那么地师明显预料到了唐家的反叛,顺势在此地留下了一些后手,若非有澹台云出手搅局,我已经落入地师的陷阱之中,结局殊为难料。不知这一点是否在地师的意料之中,如果地师预料到了澹台云的出现,那么他如何对付澹台云?”

“最后,耿月不止一次提到的‘我们’,还有地师的谋划大计,到底是什么?地师的‘大道’似乎与境界修为并无关系,也不是逐鹿天下那么简单,似乎是关乎到世道在数百年后的走向去势,如果此猜测为真,那么地师的格局的确要高出其他人良多。只是不知具体谋划为何,又要如何影响到后世的走向。”

李玄都忽然想起了耿月说过的另外一番话,她说日后成为长生地仙,依靠的不再是什么机缘,而是无数的人力,再联想到阴阳宗继承自古皂阁宗的“八部众”计划,李玄都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地师要以纯粹的外力造就长生地仙。

从“八部众”、上官莞、耿月,乃至于李玄都本人的身上,都可以看出些许痕迹,地师总是能使人修为大进,远超正常修炼速度。显而易见,正常人从固体境到长生境,其结果是不可预料的,能否走到最后,的确要看机缘,换句话来说,付出了努力,未必会有回报,就像是一场豪赌。地师似乎想要改变这个规矩,将豪赌变为买卖交易,付出多少银钱便能买回多少东西。

想到这儿,李玄都忽然觉得,自己是否误会了地师,尚且不好说,但一定是小看了地师。

如果地师成功了,可以预见的是,一个足够强大的朝廷会掌控整个天下。不同于如今的大魏朝廷和以往的历代朝廷,朝廷作为名义上的天下之主,一定会掌握最多的资源,也就可以造就最多的长生地仙,那么拥有最强大武力的朝廷势必会扫清一切地方豪强,加强集权,真就成了天下英才尽入吾毂。

清现小妹的休闲风韵

不过这还是李玄都的猜测,地师是否有这样的谋划,尚且不得而知。毕竟李玄都还有另外一个猜测,那就是地师无意于朝代兴亡更迭,而是想要建立与儒释道三教并立的教门,以此绵延后世,做万世师表。

李玄都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地师。

说他是疯子?难道说偌大个天下就是被一个疯子随意摆弄?说他是不世出的圣人?可地师的所作所为,实在是配不上一个“圣”字。

当然,如果地师真做成了一番伟业,建立教门,让三教变为四教,他以教祖之尊受后世敬仰供奉,那么不是圣人也是圣人了。

……

巍然西京,雄立中原,九朝古都。

樊烩走出城楼,冒着蒙蒙细雨站在城头上眺望远方。

忽然雨势戛然而止,樊烩的脸色也随之白了一下。

一道身影如同天外陨石一般轰然落下,城墙剧烈震动。

一个人撞在城墙上,撞出一个巨大坑洞。

如果樊烩没看错的话,这个人似乎是不久前刚在白帝城见过宋宗主。

下一刻,又有人从天而降,整个人如同一柄长刃,划破天幕,狠狠刺入城墙。不过在这之前,宋政已经从大坑中跃出,躲开了这一刀。不等樊烩看清来人的相貌,那人已经是双膝微曲,以一蹬之力使整个人再次激射而出。

此人离开之后,整面城墙轰然晃动,接着停滞的雨势再次变得鲜活,从天空中落下。

瞬息之间,秦清追上宋政,一刀在宋政后背留下三尺血痕,宋政也毫不客气,反身以“施无畏印”推在秦清额头。秦清的身形一震,不过出手不停,仍旧一刀递出,刀上有雪白刀芒。宋政以双掌破开刀芒,挡下这一刀的同时以鞭腿扫向秦清脖颈。

秦清被这记鞭腿扫中,身形瞬间偏移,旋转不休。不过秦清也在刹那之间以未曾持刀的左抓住宋政的脚踝,顺势抡圆,将宋政狠狠砸向城头。

这一次,宋政直接撞塌了城楼,落入西京城中。

身在城外的秦清举起手中的长刀,长刀在雨中发出一声畅快颤鸣。

以秦清为中心的方圆十里之内,雨落的速度开始变缓,一个个雨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落着,甚至可以清晰映出秦清的面容,然后化作一柄柄水刀。

在短短的几息之间,秦清身周就悬浮了万余道水刀。

秦清举步前行,身后有万刀相随。

秦清手中长刀前指,沉声道:“去!”

刹那间,身后万刀齐声而动,声势浩大,铺天盖地。

身处城内的宋政在一片废墟中缓缓起身,深吸了一口气,在漫天刀雨飞过城墙时,他一挥大袖。

仿佛有一道无形铁幕随着宋政的动作在西京的上空缓缓落下。

下一刻,就只见前赴后继的水刀猛然炸裂开来,变为漫天水雾。

走在城外的秦清脚步越来越快,百丈距离转瞬即过,手中长刀没入城墙之中,其刀气透过城墙,激射宋政。

这位曾经的西京主人大踏步向前,一手握住那道坚不可摧的刀气,将其碾碎,另外一手轰出一拳,无形气劲透过城墙击向秦清。

城外的秦清顺势一掌拍向城墙,双方气机相撞,整面城墙猛然抖动,如遭地震。

城墙的缝隙间尘土升腾。

秦清右手向下一压,手中长刀瞬间没入地面,不见痕迹。

城内宋政皱了下眉头,竟是没能发现长刀的半点痕迹。

下一刻,大地震颤,长刀挟着地龙翻身之势在宋政脚下破土而出。

这一刀,气势之雄壮,远胜方才的数刀。

这才是秦清的十分精气神的一刀,没有任何铺垫,就这般不经意间直接用出。

宋政的小腿几乎在瞬间就被刀锋彻底搅烂,而他则是借着一刀之势冲天而起,身周不断有雷珠浮现。

很快天空中就有铅云汇聚,天雷阵阵。

看到这一幕,樊烩知道自己该走了,都说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他可不想为了观战把自己的小命也给丢了。

樊烩最后回头望去,刚好看到一道道天雷从天而落,接天连地,似是天宫仙人发怒,骇人心魄。

任谁也不曾想到,宋政竟然也会使用号称万法之尊的雷法,哪怕比不得正一宗的“五雷天心正法”,但也极为不俗,不可小觑半分。

樊烩脸色苍白,不敢再回头去看,身形一闪再闪,用出生平最快的速度逃离这片生死之地。

这种程度的交手,即使是观战,也得是天人境才能安然无恙,若是想要横插一手,恐怕只有天人造化境的大宗师才行。

天雷落下,手中无刀的秦清单手一托,滚滚气机好似一条青龙腾空而起,与落下的天雷相撞,两者在转瞬之间玉石俱焚,只剩下无数细小电芒游散于天地之间。

天空上的黑云愈发低沉,雷声轰鸣不止,紫电游走不定。

雷鸣声中,层层乌云的中间位置缓缓出现一个巨大漩涡。

第二道天雷从这个漩涡中轰然炸出。

秦清收回自己的长刀,轻描淡写地一刀劈出,谈不上惊天动地,刀势如一道淡淡雾气,在滚滚天雷的威压之下,不见半分行迹。

这一刀与浩大天雷相比,极弱极小,但天雷在这一刀面前却是猛然炸成漫天流萤。

就在此时,一道浩大气机正在迅速接近西京。

让正在交战双方的都为之一顿。

两人很快都辨认出了来人的身份,正是这座西京的现任主人。

宋政这位曾经的西京主人笑道:“不知夫人今日愿与我共同迎敌否?”

回应宋政的只有一个拳头。

拳意凌然,摧枯拉朽。

宋政在身周布下的雷池竟是被这一拳击穿。

宋政只能勉力躲闪,不过还是被顺势一肘击在胸口,整个人向后倒飞数百丈。

已经变回本来模样的澹台云又是一拳击出,拳意如山。

秦清身周方圆百丈,都被拳意笼罩,秦清只能硬接这一拳。

澹台云竟是直接对两位长生地仙出手。

并非澹台云狂妄自大,而是宋政和秦清相斗多时之后,已经是元气大伤,面对状态完好的澹台云,都不是对手,除非两人联手。可三人之间互相敌对,各怀猜忌,无论是哪两个人,都不可能联手。就是宋政,虽然嘴上说要和澹台云联手,但实际上他必不可能与澹台云联手,就算两人联手打死了秦清,只剩下他一个人,如何是澹台云的对手?这样的买卖,宋政不会做。

澹台云对此心知肚明,所以干脆同时对两人出手。

秦清被这一拳打中肩头,整个人瞬间侧翻出去,双脚落地后,仍是在地面上划出两道十数丈的痕迹才堪堪停下。

澹台云落在城头上,负手而立,冷然道:“滚。”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