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视频蓝奏云

admin
2021年5月26日

天色还没有完全暗下去。

慈善分会的办公室显得比较拥挤。

安排完其他几个组员,吴淑芬看向方年,温声说道。

“小方,明天早上9点钟去人民广场的大剧院正门,你跟小语一组,有手机吧,交换一下联系方式。”

瞧瞧,吴阿姨做事就是周到,不愧是组长!

本来方年还需要找个合理的借口去要陆薇语现在的联系方式来着。

见方年点头,吴淑芬接着又说:“这两天时间紧人员紧缺,也只能是辛苦你们了。”

说着就叹了口气:“你们两个孩子,心地都很善良……”

方年连忙脸色正经道:“我才来,都没帮上什么忙,吴阿姨你可别这么说。”

多愁善感的吴淑芬咂咂嘴,又看向陆薇语,语气里带着怜惜:“小语这几天累坏了吧。”

“回去早点休息,一定记得泡泡脚。”

陆薇语嗯嗯的点头:“好的,吴阿姨,我记住了。”

手捧向日葵黄色裙子美女唯美户外图片

小马尾一翘一动。

“……”

离开分会办公区后,陆薇语看着方年道:“方年,你记一下我电话号码。”

方年点头:“好。”

接着陆薇语报出了一串方年很熟悉的数字,1358550……。

听得方年手都有点哆嗦,要不是强大的自制力,真是当场就要丢人。

心里这时候简直就疯了:“wdnmd!我感觉这个世界在玩我!”

“我踏马这么多次拨出空号,拨出空号,怎么这次到申城就没想过要试一下!”

“白白折腾这么多天……”

归属地毫无疑问是申城。

这个号码,陆薇语跟方年说过,从今年开始使用,离开申城后,也保留着用作私人号码的那个。

除此之外,陆薇语还有一个电话号码,方年也记得,归属地是羊城。

只不过根据先后顺序,方年一直在尝试拨通归属地为申城的这个号码。

方年掏出手机记下号码,表面不动声色的道:“我给你打一下。”

接着摊开手,有些尴尬的道:“啊,不好意思,怎么忽然欠费了。”

陆薇语略有意外,接着问道:“你用的是移动卡吧?”

见方年点头,陆薇语笑道:“移动是这样,一定要停机以后才会提示。”

其实没停机。

而是方年在拨出电话的那一刻想起自己的卡还是在棠梨办的。

所以找了个欠费的借口,好在陆薇语似乎也经历过这样的时候,主动帮他缓解了尴尬。

没给陆薇语反应的机会,方年很快说道:“号码我存在手机上了。”

接着笑道:“明天见。”

陆薇语挥挥手:“明天见。”

目送方年离去,陆薇语悄悄的咬着一点点内嘴唇,总觉得这个男生的笑容很灿烂。

…………

…………

方年很快在路上办理了申城的电话卡。

顺便随便买了个诺基亚砖头机,四百来块。

将老家的电话卡放了上去,申城的电话卡则放在了苹果上。

接着搭乘地铁过江,回了在浦西的酒店。

在酒店对付完晚餐后,方年回到房间,坐在窗前,稍作停顿,拿出自己的电脑搜索了中华慈善。

接着搜索了今天这个公益活动。

中华慈善的资料很多,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慈善组织机构,涉及了诸多方面的慈善捐助活动,遍布全国。

但今天这个失学儿童捐助活动,在网上的消息不多。

现在很多消息是不在网络上公布的。

相关的结果都没什么关联。

不过即便这样,方年也有了些想法。

处理完这些琐屑的小事后,方年后仰靠在沙发上。

想着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

认识陆薇语后,方年这次来申城的行程已经非常圆满了。

至于更多的,方年暂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进行下去。

刚刚认识,就去谈感情,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就算是一见钟情,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接触。

在激动、兴奋等等情绪褪去之后,方年的理智回归原位。

有句讲句,方年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现在爱的并不是陆薇语,而是从上辈子遗憾错过的陆薇语。

或者,更直接一点说,方年爱的是这辈子为了找到陆薇语付出了努力的自己。

尽管今天再见到陆薇语时,方年心跳得很厉害。

于他而言的久别重逢,一如上辈子那样人生初见般的一见钟情而见色起意。

但方年知道,这距离真正的喜欢、爱、灵魂伴侣,还差很远。

想着,方年忍不住咕哝:“难道真要演一场偶像剧?”

…………

…………

一夜无话,次日早上,方年起床后按照惯例去了酒店的健身房。

健身器材较为全面的健身房,方年能更合理的选择适合自己的锻炼方式。

这也是在申城的房子为什么要空出来一间不搞装修的缘故。

他打算用作健身房。

面积也刚刚好,足够了。

稍微出了些汗,方年回房冲了个澡。

在餐厅用过自助早餐,时间刚刚好8点30分。

方年动身徒步前往人民广场。

是的,人民广场就在四季酒店旁边,步行距离大概是800米。

不到十分钟,方年便走到了人民广场的大剧院正门。

胖大姐吴淑芬跟一些志愿者已经到了,其中就有陆薇语。

见到方年后,吴淑芬和声打了个招呼:“小方来啦。”

“今天我们的任务是布置好活动现场……”

“……”

吴淑芬的组织能力还是不错的,将任务分门别类更细致的安排了下去。

方年听得很认真,他表现出来的沉稳让吴淑芬显然更愿意信任他。

既然参与进来,还想当陆薇语她哥,方年当然是很负责的。

陆薇语也听得很细致。

她对这份志愿者的工作热忱度很高。

还带了小笔记本,将吴淑芬说的安排记了下来。

事务都不复杂,陆薇语稍作整理后,将笔记本摊开给方年看。

方年看了两眼:“我先说说我的想法,你看看行不行,我们先准备好到时候活动现场要用到的资料……”

“做完这件事情后,我们再……”

陆薇语果然没什么意见,点头道:“好的。”

毕竟从表面上来说,两人都是上完了大三的学生,有相应的基础能力。

本来事情就简单,也没必要搞什么复杂的计划。

意见统一后,方年掏出手机道:“昨天晚上我回去充了话费,给你打一下。”

不多时电话接通,陆薇语摸出自己的手机,是比较小巧的滑盖诺基亚。

至于是什么型号方年并不了解。

陆薇语扬了扬手机:“是这个135的号码吧?”

方年点点头,没多嘴说让陆薇语存一下。

接着招了招手:“我们去那边……”

忙碌的时间过得很快。

陆薇语的话其实不算多,当然外向是肯定的,也更活泼一些。

中午是一块吃的盒饭。

由慈善分会免费提供的。

是志愿者们被保障的一项基本补贴。

该说不说的,如果真是到了没饭吃的地步,可以试试去当个志愿者。

不过一般的组织都只管午餐。

下午也还是在布置活动现场,虽然主题是公益募捐,但相应的准备也得到位。

经过一上午的忙碌,两人之间也算是熟悉了些。

下午忙碌的时候,方年主动提起话题,旁敲侧击的道:“你看起来这么小,是不是才上大学?”

陆薇语回答道:“没有,我也是上完大三了,我、我只是显得脸嫩,跟你们学校一样,学校的考试安排在月底。”

这个事情陆薇语没有瞒着方年的意思。

方年挑了挑眉,面露困惑:“那怎么会来当志愿者,是学校要求的吗?”

陆薇语摇摇头:“我们不是,凑巧碰到分会在招聘志愿者,就报了名,10号才来的。”

接着好奇的打听了一句:“你们是不是还要求暑假实习?”

方年以大学生的口吻回答道:“没有,但是要求大四实习,你们呢?”

这些算是常识性的东西,方年还是知道的。

陆薇语道:“我们也是要求大四实习,暑假可以提前找实习单位。”

方年:“……”

表面上还是好奇的问道:“我听吴阿姨说这个活动23号就会结束,到时候你是打算先回去考试,还是去找实习单位?”

陆薇语想了想,摊开手:“暂时还不知道,等考试以后再说。”

方年适可而止,没继续说下去。

他提起这个话题的主要目的是知道陆薇语的行程安排。

在知道她还没去找实习单位,也就放了心。

因为根据陆薇语前世偶尔提过的,她是在找了实习单位以后,才有过的一段比较艰苦的日子。

比如说吃了上顿,就得想下顿。

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总会有实习生遇到没有工资等等的事情发生。

或许陆薇语就是在这之后遇到了这样的无良企业。

因为有时候对大学生来说,实习单位的盖章还挺重要的……

想着这些,方年在心里咂起了嘴。

寻思难道这世上真的有感应这回事。

上次在申城碰到陆薇语,是因为之前心绪不宁。

这次在申城跟陆薇语重逢,是因为做了个梦。

想想,都跟一些莫名其妙的直觉有关系……

……傍晚六点多。

方年拍拍手,看向陆薇语道:“小语,我先回去了。”

接着抓了抓头发道:“啊,我是看大家都这么喊你。”

吴淑芬这个组的几个志愿者年纪有大有小,但应该是没有比陆薇语小的。

陆薇语摆手示意没事,接着挥挥手:“明天见。”

回到酒店后,方年悄悄的松了口气。

至少现在陆薇语不是因为没有下顿才去当志愿者,那么,一切都还来得及。

而在这个时候重逢,那么有关于陆薇语的一切,方年刚好都可以参与。

======

破碗求订阅月票。